《书中之书讲演录》读书杂感系列·序、第一讲、第二讲

感谢尹霞姊妹。

感谢阿风哥。

感谢我所接触的归正宗的众兄弟姊妹们。

回南京以来,不断地与归正宗的朋友们接触,也感到基督教文化的博大精深。再次感谢尹霞姊妹不辞路远的带我参加仙林片的主日。感谢受洗班的众兄弟姊妹们的接纳与照顾。再次感谢阿风哥的赠书《圣经》与《书中之书讲演录》。
《书中之书讲演录》是南师大齐宏伟老师暨齐长老的课堂讲演集录。副标题是《圣经》文化今读。一直以来,都将《圣经》视为故事集,虽然其中包罗万象,富有哲理寓意,但是也未尝没有可与之比肩的。更何况,还有文采更华美精致,故事更曲折动人,寓意更深刻哲思的作品存在,有何故去读一本除了有着偌大的声名与悠久的历史之外并无出众之处的书呢?

这里有一个历史文化源流的问题。西方文化存在着希腊源流和希伯来源流。虽然后现代主义有作者已死的观念,但那是另一个视角的问题,当然可以根据作品内容合理的通过自我视角进行阐发和诠释,但同时并不应该忽略作品原意。我想,阅读作品尤其是经典首先应该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后才是一个与作者对话,自我关联与阐释的过程。如果拿到一本书便开始大加批评,那么不过是在寻找一个新的表现途径来包装自己原有的思想学识罢了。

如果将圣经作为一部文学作品或是寓言集或是哲学作品来看显然就显得不够杰出,但需要意识到的是,有太多伟大的文学作品或其他类型作品都必须回归《圣经》去进行解析,不然不过是扭曲歪解或者不达真意。这是就《圣经》的背景价值来谈。而至于《圣经》本身的内容与价值,齐老师在《第二讲 《圣经》作为圣言浅谈》中有具体的讲述,此处不再赘述。

《圣经》的创作是一个上帝有机默示的过程。当然,这点对于非基督徒显然是难以接受的。那么,一个非基督徒应该用怎样的视角去阅读《圣经》呢?齐老师在第一讲和第二讲中多次强调了“同情性理解”。只有先放下自己的偏见和傲慢去贴近他人,尝试接受他人的前提假设,才能够去理解他人在说什么。

“所以,他(北大教授赵敦华)建议对《圣经》的研究需要去揣摩其信念‘前设’,否则很容易陷入‘教外言教’的浅陋与‘理性主义’的狂妄。”(书19页)前提假设是什么并不妨碍读者据此去理解和学习这一体系之中的精妙正确之处。而至于前提假设对不对则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将好像科学和哲学的关系。在一个科学的既有界定之内去探讨具体的科学问题是一个层面,探讨科学本身的范围与方法论原理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二者并不相互影响与妨碍,也绝非是非要搞清楚科学界定才行的。若是如此,作为一个显然错误的理性人假设,经济学就毫无意义了。

而为学,为人,对待事情需要有的另一态度则是客观性,尽量保证信息的完全性。既不过分带入自己的主观偏见,也不可偏听偏信。基督教是黑暗中世纪的根源还是福音?达尔文进化论是否真的解决了人类的来源问题,创造说是否是不合科学的臆想?这些问题既不该不知而轻信,也不该囿于既有观念而有所执。事实如何,还是拿前沿的,有说服力的学术研究来说。

最后,是关于真理的问题。理性不等于真理!人的理性是有其局限性的。休谟与波普尔对于归纳法的批判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过分的强调理性而忽略非理性过程或者把非理性过程置于次要地位都是没有依凭的,正如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对于理性的批判。而灵性修养则是非理性过程中一个重要部分,这也正是希伯来精神与中国部分传统文化所重视的方面。至于绝对真理,或者用一个不至于引起误解的说法,绝对准则是否存在,这又牵涉到后现代性的解构主义的问题。容后详述。

附读书笔记:

第一讲 漫谈“书中之书”的影响

一、 希伯来精神

二、 圣经的影响:

  1. 以色列民族,美国
  2. 中世纪
  3. 给了科学研究十项重要预设、进化论批判
  4. 其他方面

第二讲 《圣经》作为圣言浅谈

一、 信念前设、同情性理解

二、 有机默示

三、 圣言特质